<address id="ln7ln"><strike id="ln7ln"><ol id="ln7ln"></ol></strike></address>

<noframes id="ln7ln">

<pre id="ln7ln"><ruby id="ln7ln"><ruby id="ln7ln"></ruby></ruby></pre>

<pre id="ln7ln"><ruby id="ln7ln"></ruby></pre>

<track id="ln7ln"></track>

視界千島湖

快·準·活·美

點擊打開
您當前的位置: 千島湖新聞網 > 睦州文苑
千島湖西岸
發布時間:2022-11-22 09:32:43

 吳祥豐

 ?。腊哆?/p>

  今日之于昨日的變化

  在大霧中獨行

  有一萬種歷史誕生

  有一萬種失去。松

  它們有一平米的史記

  寫在肥沃的腐殖質上

  岸邊,我偶爾興起

  偶爾漲落,偶爾

  被松上的月亮打擾

  偶爾被一只蝴蝶

  引向漣漪的出處

 ?。涝谒?/p>

  久未臨水,久未將洶涌

  置于沿路

  學會做湖邊的人,懷念

  一條輕盈的小溪

  把砂礫當貝殼,

  把島當成輪船

  不羨慕浩渺

  不臨深淵

  將極目之處盡收心底

  假裝去過每個遠方

  假裝心無旁騖

 ?。滥腺x碼頭

  ??坑幸揽康牡胤?/p>

  是碼頭。碼頭不需要離別

  接走許多身不由己

  相遇并不注定,離別

  事先寫入碼頭的基因

  便于上岸的地方

  等待和靠岸,

  被客船反復演出

  水路里,

  波瀾在起伏岸的百態

  像被說起的父親、貨船

  和口哨

  從水路上展開。走向

  他必走的那條路

  碼頭,有通宵達旦的熱情

  其中有愛情的分支

  只有自己一個碼頭

  可供日子沉默地等待

  像飽含故事獨居在墻里

  不露聲色的外公

  而他們,移動著親情

  在我們想??康牡胤降攘艘粫?/p>

  又移走

  南賦留了下來,作為鳩坑的出口

  不再為停留

  固執地讓輪船拉響汽笛

  你我相視而過,像個故人

 ?。腊?/p>

  它們突然出現,它們不屑于

  緩慢地,在風景中預先安排自己的影子

  它們有統一的突然

  在事先安靜的水域上發生

  天空下季節用一場雨

  交接彼此的風光

  它們是情緒的候鳥

  途徑此處,

  像從宋詞里

  送來的婉約

  但天邊漏出的夕陽

  是豪放的

  帶回無數個逝去的北方

  帶來南方的雪

  無數的雪從鳳凰山頂

  從詩歌中間飄灑而來

  它們終究是重復,是輪回

  是一行白鷺

  不斷從心里飛起

 ?。涝僖?/p>

  像自己失去的部分

  沿著她走回。

  這撲簌的神情

  像假裝的平靜

  再見時陡然凸起

  露水

  點亮在黎明和陽光之間

  用一點點白天擰干

  它有一整個黎明的余生

  修改淚水的一生

  露水有潮濕的慰問,那

  線索早就安排在靠近的湖水中

  一只魚,重逢著沉浮

  時間被切成一個個唯一的上午

  相隔著一個個下午,一個個晚上

  一個個濕或者干的間隔里

  久旱之后,

  窗外有大段大段的

  留白、遺憾。

  給抱歉留下伏筆

  這不是道別,卻也臨近道別

 ?。勒阃罱唤?/p>

  虹橋外有另一座虹橋

  是幸運的。宛若一種孤獨

  跨越更廣闊的孤獨

  碼頭無關解脫。在街口

  它將??可斐鏊?/p>

  駐扎在一江東去的水中

  在威坪、南賦、小金山

  把一群人的揮手

  和另一群的揮手牽扯起來

  無數個日子便遠去了

  如敲響

  一排漸漸熄滅的鐘聲

  余音和余音重疊,順接

  繼承著了,不盡相同的響動

  像不同的婦人,都有母愛的

  慢性的折磨、煎熬、疾病

  遺傳母親守望的一生

 ?。廊~家水庫

  你的所有舉動,都被復刻在

  倒映著松林的水面

  看不出年齡。

  只有一面混沌的

  舊鏡子。像來自某個

  被時間破壞的原始現場

  保持著以往的決定

  你恍惚的少年的底片

  需要水面的沖洗

  方能著色

  @葉門線

  夢境無法抗拒

  一條路也可以說是

  一條線,一根繩

  一個無盡的盡頭

  它綏靖,慫恿過

  太多的盲目

  一頭反對著另一頭

  從不制止終點推向另一個終點

  如果一切來得及

  我們便會和平地讀過

  余下的生活

  在限定的疆土內

  心滿意足地沿著它的指向

  認認真真地挪步,歇息

  送走,并迎接一個個親人

  直到停下,直到

  被思念的,成為自己

  禱告會掉落在每一個人

  的頭上

  每一片塵土,仍舊需要人煙

  燃起煙火,模擬,延續

  世上的懺悔與叮囑

 ?。来贯灪?/p>

  怎么?猶如面對一場空

  猶如從北宋的兵刃相接中

  聽到落水的聲音

  英雄在稀釋著另一方英雄

  在細微的波瀾下

  一點起伏

  是湖水平日的表情

  那有失手的刺激,當垂釣

  用不確定的結果引誘岸上的人

  他拋竿的一瞬,朝湖面

  投出一次收獲的機會

  時間是陪葬品,

  得用整個下午

  度量獨處的重量

 ?。老?/p>

  像事先說好,透明的溪水

  全是信物

  每一滴都有落葉作陪

  這是秋天能給的一小部分

  在樟樹下,保持成群的隊形

  隱身于某個傍晚

  月亮會是唯一的燈

  把我的一部分也送到與水相近的地方

  它們經歷了幾代的繁華

  在鄰水的地方

  像重逢故人的孩子

 ?。励F坑峽灣

  她有秋風的維護

  因而獲得暖色和煦的表情

  她是一片水和山的集合

  是另一片故地的鄰居

  船上。有她的乳名,喚她時

  漣漪一條條散去

  她產生于平靜,終將

  消失于平靜

  替她回答著,拖延著

  以為炊煙知道的,她都知道

  以為桔園生產果農全部的酸甜

  毫無疑問

  一顆果子,也有定數

  在峽灣,

  和一條船往來的命運

  和我的女孩,不期而遇

 ?。佬我庵畭u

  一眼望去,

  已無江湖的顛沛

  她近似于自然

  留下江湖之前

  美的事實,隱匿在

  傳說中

  水抹去了恩怨的大部分

  如今,平靜了,水面一樣

  湖面上些許波折

  是平靜的輔料

  讓大壩隱匿更多

  一艘船和一架橋

  無論離開歸來

  都限定在預計中

  多像孩子在長大,在遠離

  把一個山頭到另一個山頭

  換做一個島到另一個島

  千島的呼吸,波光凌凌

  恍若天成

  于是,在心里臨摹山水畫

  心要大,容得下整個江湖

  找出了島與島成片的意義

  景與人息息相關

  那遠赴他鄉的,難返的功德

  他們被水分離,像這片島

  有淹沒的根部

  有不易覺察的,緊密的結合

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余青青 王志仙


淳安發布

淳安發布

視界千島湖

視界千島湖

开心激情战

<address id="ln7ln"><strike id="ln7ln"><ol id="ln7ln"></ol></strike></address>

<noframes id="ln7ln">

<pre id="ln7ln"><ruby id="ln7ln"><ruby id="ln7ln"></ruby></ruby></pre>

<pre id="ln7ln"><ruby id="ln7ln"></ruby></pre>

<track id="ln7l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