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n7ln"><strike id="ln7ln"><ol id="ln7ln"></ol></strike></address>

<noframes id="ln7ln">

<pre id="ln7ln"><ruby id="ln7ln"><ruby id="ln7ln"></ruby></ruby></pre>

<pre id="ln7ln"><ruby id="ln7ln"></ruby></pre>

<track id="ln7ln"></track>

視界千島湖

快·準·活·美

點擊打開
您當前的位置: 睦州文苑 > 原創佳作 > 散文
屏峰巖記
發布時間:2022-09-19 08:42:33

何婉玲

世間的好風景常在險遠。

莫不是當地人推薦,我可能錯過了這座山。

在千島湖鎮汪宅村附近的農家樂飯店吃午飯時,得知我們要爬屏峰巖,在另一旁用餐的一位大叔,放下手中的手機,和我們說,這屏峰巖的頂上,有好大一塊平地,好幾畝呢,平地上曾經建有一座廟,廟里最繁盛的時候,住過一百人,這座寺廟有小靈隱之稱。

為何叫小靈隱?

靈隱寺是不是有一塊飛來石?屏峰巖上也有一塊飛來石。

穿著圍兜的飯店女主人也湊了過來,在圍裙上擦了一擦手,向著我說:“十幾年前,和你這么年輕的時候,我也登過屏峰巖,下山后,好幾天腳都動彈不得,都是一級級的大青石臺階,酸得喲!”

幾天前,我將網上一段用無人機拍攝的屏峰巖風光發給小董一家,一面絕壁如削,幽從后山起,險向巖前出。

山頂灰色巖石突兀在莽莽林間。

小董是我女兒的同學,我們兩家子經常湊在一起爬山??戳艘曨l,他們二話不說,直接問,哪里集合?

山腳下的井塘村吧。

井塘村是一座有600年歷史的村落。村中有兩棵古樹,一株是古樟,一株是古柏,村莊靜謐,我和村中老人一起坐在古柏之下,等著小董一家到來。

屏峰巖,南可觀千島湖。因山頂巖石陡立,壁如廳堂屏風,故又名屏風巖。

村子里路面潔凈,去屏峰巖沒有指示牌,問了村里人,“右拐看到一棵老桂花樹,過桂花樹左拐就到路口了?!?/p>

小董一家也是徒步愛好者,若說在千島湖邊發發呆,他們未必有興趣,但說,去爬一座山吧,他們必然應邀而來。

山中古木相交,成片的柏樹林,層疊的老松樹,叢生的古藤蔓,茂盛蓬勃,叢叢簇簇,讓人應接不暇。

千島湖的山受水庫效應影響,形成獨特的亞熱帶“雨林”小氣候,天高云薄,空氣清潤,走在夾道濃蔭之下,并不覺炎熱。半日山中漫步,仿若享用了一場森林浴。

整個下午,這座山上只有我們六人。

快至山頂前,我們見到了屏峰庵堂的紫砂巖石門框遺址。陽光從樹葉的細隙間漏下來,那古老的石門框,好似一扇通往過去的時光之門。

曾經這里是一條上香古道,那些不畏險遠的善男信女,相信這石門框后面,有他們的精神皈依點。

我不知道它矗立在此多少年了,但我知道它照見過歷史、風云、歲月,照見過一個個虔誠穿它而過的身影。

左旋右轉,我們到了鯉魚背。

鯉魚背兩邊沒有護欄,只用簡陋的繩子牽拉著,示意兩旁的危險。我在無人機的鏡頭下看到過山頂的鯉魚背,繩子過去的山壁是如刀面一般凌利的絕壁。好在人不多,山風也不大,但在我膽戰心驚的驚呼中,兩個孩子也害怕地蹲了下來,小小心心地開始爬著前進。

《程夔游屏風巖記》記錄下了鯉魚背的險峻:“余蠟屐方熟而前行者忽卻立,告曰此刀背山頂也。危磴僅容側履,兩傍臨深谷,峭壁如削。余冒險過之?!?/p>

冒險過后,我們才漸漸放開膽子,拍下許多險象環生的照片。

屏峰巖,險,但不是黃山那般一峰未平一峰又起的大險;屏峰巖,秀,但不是廬山色彩斑斕,層層又疊疊的大秀,她更像王維筆下“絕代有佳人,幽居在深谷”的一個冷峻佳人,甚至是有點孤傲的佳人。

她孤傲、冷靜,懂得自我欣賞。她相信,一座山美不美,從來不用他人來評說。

我喜歡登這樣冷峻的山,尤愛歷經一路艱辛,終上山頂的舒快暢達之感。山嵐設色,長風浩蕩,萬事萬物在眼里,都變得可愛起來。

從高處俯瞰下方,讓人覺得好似擁有了縱橫千里的莽莽蒼蒼,擁有了橫貫上下的天地洪荒。千峰疊峙,綠意油油,到處都是騰騰烈烈的生命氣象。

站在屏峰巖的鯉魚背,我看到了千島湖和另一道山脈的全景。

身邊的兩個小小少年,一同站著,靜靜的,看著遠處,山如眉峰,水如橫波。

當一個人的心中容下了山、水、云天、丘壑,他的心胸也就開闊了。

繼續前行,上至海拔626米。

果有一平地,平地上有屏峰庵遺址,舊稱“小齊云”古庵。古庵后面有清代道光五年、十九年的僧墓。如今這個“小齊云”古庵,只搭了一個簡易棚子,或者說連棚子都算不上,只是一個可供擋雨的平頂,四面透風,慈眉善目的菩薩供在其中。

庵里的香火竟是燃著的。一旁還擺著線香,供來人自取。

曾經這里僧侶往來,香客如織,也是有過熱鬧的,如今都卸了繁華,徒剩一身輕松,只留一個石頭門框,幾塊巨石,幾個被刮去面目的佛像,一塊被歲月磨滑了看不清字樣的石刻,以及往來的風、歇腳的云和很少的人。

沒了人的熱鬧,但有花的熱鬧,草的熱鬧:自在爛漫的毛茛,收集了一整夜的星辰;一團團繡球似的繡線菊,熱情又善解人意;漫山坡的黃花蒲兒根,忘情地灼灼野燒;雪一樣白的太平花,盡享山間清風……

出古庵,回程路上,我又在鯉魚背上站了一會兒,多看了幾眼千島湖的山水。

關于山水之美,《幽夢影》里講:“有地上之山水,有畫上之山水,有夢中之山水,有胸中之山水。地上者妙在丘壑深邃,畫上者妙在筆墨淋漓,夢中者妙在景象變幻,胸中者妙在位置自如?!?/p>

我覺得,千島湖的山水,兼具地上、畫上、夢中、胸中四者之妙,丘壑深邃、筆墨淋漓、景象變幻、位置自如,山山入胸中,其快樂、通達、滿足、勝利、愉悅,不可名狀。

忙日苦多閑日少的日子里,回歸自然是我所能享受最奢侈的事情。

周末爬一次山,穿一雙沾滿泥土的鞋子回到城市,再看到那些叢生的高樓,一瞬間覺得有些格格不入,突然分不清哪個才是真實世界。但因為有過了山林的洗禮,對城市的嘈雜喧囂也多了許多寬容。

屏峰巖,我沒有錯過。

淳安發布

淳安發布

視界千島湖

視界千島湖

开心激情战

<address id="ln7ln"><strike id="ln7ln"><ol id="ln7ln"></ol></strike></address>

<noframes id="ln7ln">

<pre id="ln7ln"><ruby id="ln7ln"><ruby id="ln7ln"></ruby></ruby></pre>

<pre id="ln7ln"><ruby id="ln7ln"></ruby></pre>

<track id="ln7l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