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n7ln"><strike id="ln7ln"><ol id="ln7ln"></ol></strike></address>

<noframes id="ln7ln">

<pre id="ln7ln"><ruby id="ln7ln"><ruby id="ln7ln"></ruby></ruby></pre>

<pre id="ln7ln"><ruby id="ln7ln"></ruby></pre>

<track id="ln7ln"></track>

視界千島湖

快·準·活·美

點擊打開
您當前的位置: 睦州文苑 > 原創佳作 > 散文
番薯
發布時間:2022-09-02 11:25:41

章巧英

  番薯來自番外,約在明朝后期萬歷年間傳入中國,由福建長樂人陳振龍父子帶入中國,成為高產農作物。在我的家鄉,高山上種滿了番薯,除了稻谷之外,番薯是必種農作物之一。

  明代李時珍在《本草綱目》記載:“甘薯補虛,健脾開胃,強腎陰?!笨梢姺硎墙】凳称?。但鄉下人沒有那么多講究,種番薯大多是為了飽腹。

  每年春季,母親就開始忙活“種”番薯,把番薯埋入菜地,上面覆蓋一層薄膜保溫,讓番薯發芽,長出藤蔓。到了五月,藤蔓一茬一茬又長又茂盛,母親拿剪刀剪下藤蔓,一截一截剪好,扎成一小捆一小捆。挑到地里,挖好小坑,把小截藤蔓放入,鋪上土壤,這種叫插扦。這農活細致費時,母親經常累得直不起腰來。插扦完畢就澆水施肥。

  到了夏季,一道被鄉下人奉為“佳肴”的菜就端上了餐桌。番薯藤長葉子的那根莖,去掉葉子,再撕掉外皮,洗凈切斷,放入辣椒蒜泥炒炒,一盤清口的炒番薯藤清香撲鼻,是我們很喜歡的一道菜。

  到了秋季,地底的番薯膨大,變甜,而且多塊。上面的番薯藤新鮮割來喂豬,多余的還會存起來浸泡發酵,作為儲存的豬食。

  番薯挖回家后,生著吃也是很甘甜的,大人經常不讓吃,說吃多了肚子痛。放學后,我們經常偷偷地吃,拿個番薯到小溪里洗洗,把皮啃掉,大口大口地咬,填一填干癟的肚皮。

  更多時候,母親會先煮一大鍋,放在竹籃里,慢慢吃。番薯挖回家堆成一座小山,這么多番薯各有各的吃法,蒸煮、炒菜,制成番薯粉、粉絲,做餅,曬成番薯干,還會儲藏一部分留種。

  番薯豐收,吃早飯時,母親會炒一盤番薯絲給我們下稀飯。這個時候家家戶戶都會煮一籃子番薯,肚子餓了就拿番薯充饑。而且,番薯放置一段時間后會更甜。早些年,村里女人開始洗番薯粉,小溪灘上可熱鬧了,大家呼啦呼啦地用農具清洗番薯,還一邊說說笑笑。清洗之后削皮切塊,放到機器中搗碎,用大紗布包好,置于一個大桶之上開始用水過濾,然后淀粉隨水一起被沖進大桶里。小時候看著母親做番薯粉就覺得很神奇,大桶里上面一層是水,下面一層是厚厚的白白的番薯粉。倒掉水,再一點一點取出烘干。番薯粉在農村可以做一道特色菜叫“六月子”。蘿卜切成小顆粒,把番薯粉用水化開,和蘿卜顆粒一起炒。但為什么叫“六月子”,我一直不得其解。

  農村的女人天生巧手,讓番薯變成各種可口的食物。有一種相對較簡單的加工方法就是曬番薯干,說起番薯干,那個年代的我們可沒有少吃。番薯煮熟曬干之后,變得很有勁道,越嚼越有味,是可以較長時間儲存的零食。番薯干的制作方法較為簡單,蒸熟切條,切片或者切絲,放到竹匾里攤開晾干,關鍵是要看好天氣情況,連續晴天方可開始制作,不然只能烘干。母親知道我們嘴饞,每年都曬很多番薯干。去學校的時候沒有什么東西帶去,就帶包番薯干去。在我心里番薯干一直是很好的零食,一直到讀大學,室友們互相分享當地特產,有帶糕點的、有帶干果、還有帶鄉巴佬鴨腿的,唯獨我拿出不起眼的番薯干請大家品嘗,室友們難得有人因為禮貌而象征性地拿了一塊。從那時起我才發現番薯干似乎登不上大雅之堂,城里人不愛吃這個。超市里各種口味的零食包裝精美,比粗陋的番薯干看上去誘人多了。很多年過去了,我仍然愛吃番薯干,母親很少曬了,我經常上淘寶搜索購買。

  番薯是不起眼的農作物,于我們是糧食,也是一種內在精神的寄托。

  

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余青青 姜智榮

淳安發布

淳安發布

視界千島湖

視界千島湖

开心激情战

<address id="ln7ln"><strike id="ln7ln"><ol id="ln7ln"></ol></strike></address>

<noframes id="ln7ln">

<pre id="ln7ln"><ruby id="ln7ln"><ruby id="ln7ln"></ruby></ruby></pre>

<pre id="ln7ln"><ruby id="ln7ln"></ruby></pre>

<track id="ln7ln"></track>